千梨《犬》

寫了幾天終於完成了
沒有文筆可言
不知道在寫什麼
將就看看就好
-----------------------------------------
冬日的晚上櫻內梨子像平時一樣工作結束慢悠悠地在大街上步行回家

"今天的工作量也不少啊 快點回家後洗完澡就早點休息好了..啊啊 好冷啊"梨子邊說邊加快了步伐前進
就在快要到達家門前的一刻,梨子發現家門前方有一片不自然的突起就好像有些什麼東西倒在了地上,因為有在下雪的關係,那東西被雪覆蓋,只能看到一點暴露了出來的橙色

"這是什麼啊....橙色的,是垃圾嗎?"梨子好奇地走上前, 蹲下身子正想動手觸碰的時候

"哇!!動...動了?!哇啊啊!!"那'東西'突然自己動了一下,嚇得梨子一下子跌坐了在地上

"什麼啊!?這東西到底是?!"
就在梨子重新撐起身子看向那罪魁禍首的時候,卻發現因為活動過的原因,原本覆蓋在上面的雪被抖弄下來,露出的這'東西的真面目

"這...這是什麼..?"
失去了白雪的覆蓋,橙色的毛皮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梨子看它似乎沒有再活動的跡象,提起勇氣再次出手觸碰

"這這這這...這是?!"當梨子的手摸上了它的身體,這全身橙色的奇怪東西又動了動,這次成功地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如果有人問,櫻內梨子這生人最害怕的東西是什麼,我想她一定會馬上回答是她現在面前的這一只生物!

"狗啊啊啊啊啊!!!!!"梨子馬上在雪地上連滾帶爬,務求立即遠離面前這她一生人最為害怕的生物

"......哎?...甚麼都沒反應了?"
當梨子退開到自認為安全的距離後,發現眼前的這只狗沒有像以往見過的狗一樣吠叫著撲上來,反而相當的安靜,這樣的反常令一直以來不知道為何異常受狗狗'歡迎'(?的梨子感到愕然

'奇怪?..什麼回事?平時只要遇上狗就會被一直追上幾條街,今天的什麼都沒有反應?這只狗...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啊…'梨子心裡雖然感到疑惑但內心對狗的恐懼令她不敢上前查看

'是說現在天氣這麽冷,這孩子卻躺在這裡一動不動也太奇怪了吧?要是不管它的話...它很有可能會凍死的...可...可是..要救它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帶回家,可這可是狗啊!一只會追著我跑上幾條街!上星期還被追到要跳進海裡的狗!!!你能理解大冬天跳進海裡的心情 嗎?!之後我可是感冒了足足四天才好!!嗚嗚…跟狗扯上關係准沒好事!好決定了!'

下定了決心的梨子決定無視眼前這只可怕的怪獸直接走回家門

".........啊!!!可惡!!!!果然見死不救做不到啦!!!"
梨子才越過狗狗兩步就突然受不了地大吼出聲,認命了的櫻內梨子重新站到狗狗的身邊,邊含著淚邊脫下外衣小心地把狗狗包好抱起
'沒事的沒事的櫻內!有戴上手套就算被咬也不 會受傷的!就算沒了外衣身上的衣服還是很厚所以絕對不會受傷!加油櫻內妳可以的!這..這不不不過是條狗!現在的狀態它也沒能力攻擊妳!根本不用怕!!....咦…?'

在梨子在內心進行自我鼓勵的時候發現抱著狗狗的手有點濕潤
"這是..血?!"底下頭看了眼狗狗原本躺著的地方卻發現雪地上有著一片不大不小的紅色

"糟了,這孩子身上還有傷!得快點處理才得!"
梨子迅速把狗抱回家,先把狗狗安置在沙發上然後打開暖氣好讓狗狗長時間停留雪地上冰冷的身體回暖,做完這些後就搬了盤溫水和藥箱回到狗狗的身邊開始為它檢查身體好找出傷口進行處理
"啊…找到了,原來在後腿上嗎…"梨子發現傷口後先用溫水為它清洗傷口,然後才溫柔地進行消毒和包紮
"還好傷口不深只是範圍大了點血才這麽多...不然都不知道能不能處理好了...還好有決定把 它帶回來了不然一直在雪地上不止血的話再過一回這孩子就要不得了吧...."
梨子處理好狗狗後,工作後的疲倦和對狗的恐懼一下子湧現出來,心身俱瘁的櫻內跪坐在沙發邊煩惱著要什麼處理看前這只大麻煩
'啊啊~什麼辦啊~它這麽虛弱也不能趕它走但是讓它留下的話...這可是狗啊啊啊可惡!為什麼偏偏要是狗啊!是貓之類的不就好了嗎!嗚嗚…誰來救救我啊QAQ' 可憐的梨子心中的祈求當然沒人聽得見,所以她決定先洗完澡才回來面前現實,在這之前能逃多久就多久(x

半小時後,足足在浴室裡泡了半小時泡得快暈過去的櫻內小姐終於願意離開浴室回到客廳面對躺在沙發上睡得很舒服的某怪獸了
'好吧,反正不帶也帶回來了我也不可能在它還沒恢復就把它掉出門,所以也只能收留它 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要把它安置在哪裡?我休息是要回房間的也不可能為了它就一直開著客廳的暖氣太浪費電了...但也不能讓這麽虛弱的它就這樣留在冰冷的客廳…也就是說我只能把它也搬進房間了...呃…雖…雖然它是只狗但是現在這麽虛弱就算是醒了大概也還動不了吧?對吧?是這樣沒錯吧?!嗚嗚QwQ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請你乖乖的不要半夜襲擊我喔QwQ' 梨子做好了心理建設後就找了乾淨的毛巾把狗包好抱了回房間,在對狗抗拒和不安下把它安置在離床最遠的角落後心身疲倦的櫻內就倒在床上失意識

隔天早上
舔舔
'嗯…?'
舔舔舔
'嗯?什麼?...舔?...'
舔舔舔舔舔舔舔
"哇啊啊啊啊!!!!什麼鬼?!唔!痛!"一大早就感覺面上被什麼弄了一面水的梨子尖叫著從床上彈坐起來,由於動作過猛頭部一陣陣痛
用手捂了一下頭好不容易痛楚舒緩了過去的梨子,感覺床邊好像有什麼東西不停舔著自己的手,默默底下頭看了過去...
"......."對上了一對紅紅的濕潤的眼睛的梨子懵了
"......汪"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QAQ有·狗·啊啊啊啊!!!"
就是這樣從櫻內家做傳出了今天第二次的悲鳴(為櫻內小姐點根蠟
"嗚嗚嗚…你別過來!離我遠點我求你了啦嗚嗚…QAQ"怕得整個人縮在床角盯著趴到床邊用紅紅眼睛看著她的狗,但就只橙色的狗狗好像感覺不到梨子的恐懼似的努力地想向梨子的方向靠近
"嗚啊啊啊!不要上來!不要上來!!TAT"
"汪嗚…QQ"發現自己體型不夠大加上受傷根本爬不上去的狗狗本來就濕潤的雙眸可憐巴巴地盯著梨子看,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不要這樣看著我!我才委屈呢!我才想哭呢!"
"汪嗚…嗷嗚嗚嗚QQ"狗狗突然從床邊倒在了地上發出了難受的叫聲
"哎哎??你沒事吧?傷沒好就不要亂動啊!"梨子看它一副難受的樣子不忍地下床為它檢查傷口
"嗷嗚嗚QQ"狗狗一臉可憐地看著梨子伸出舌頭舔了舔梨子的手
"啊啊啊啊!不要舔!不要咬我!我不好吃的!TAT"
"嗷嗚嗚...汪汪QQ"
"你是在哭什麼啦!我才要哭呢QQ"
"咕咕咕~~"某狗的肚子發出的聲音
"......."
".....QQ"
"我說...你一大早把我嚇得快死了就是因為你餓了..?"
"汪嗚嗚QwQ"
"......"櫻內小姐表示我真的不能丟這條笨狗出去嗎?...

在一連串的混亂底下整理好了的梨子正在和一早就不安分的某狗蹲在廚房裡互瞪
"......."
"......."
"你到底吃不吃"
"汪嗚嗚QQ"
"我可沒聽說過狗不吃魚....我家沒有別的材料了不然你要吃素嗎?!"邊說邊證明似的打開了一旁幾乎空了的只剩下一些蔬菜水果的冰箱
結果梨子表示接下來的情境成功刷新了她的三觀....
她默默看著某狗發現了冰箱中某個和它毛色相同的水果後兩眼發光地直直向其撲了上去
姐才知道原來狗喜歡吃蜜柑真是長見識了
在一人一狗都填飽了肚子後梨子一面糾結地看著那只吃光了她家蜜柑一臉滿足的某狗
"我說你昨晚才一副快死了的樣子才過一晚就就能這麽活躍這恢復力也太強了吧…這樣的話你是不是能離開了?"
"汪嗚...ΣQAQ"
"不要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好嗎…我可不打算收養你...."
"嗷嗚嗚嗚QAQ"
"啊啊!!好了啦!!好了啦!!!就只能留到傷好了為止喔!給我收起你那張一面可憐的表情啦!"
可悲的櫻內小姐又一次輸給了自己的同情心把自己又賣了一次(?
"既然要暫時收留你也該給你起個名字了吧,也不能一直你你你的叫..."
"汪汪OwO"
"嘛...反正你這麽喜歡蜜柑..."默默看了眼一旁的蜜柑殘骸
"就叫蜜柑好了"
"汪嗚Σ(´д`;)"
某只蜜柑色的蜜柑狗就這樣慳事地被拍板起名為蜜柑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好了,那我們就要一起相處一段時間了蜜柑,雖然時間不會多長但也讓我們好好相處吧,請多多指教了,不過有件事必需先說明清楚的就是請你不要太接近我....等等!不要撲過來!!!等一下!!!!不要過來!!別舔我啊!啊啊啊啊啊!!!!!誰·來·救·救·我·啊啊啊啊"
就這樣某狗和某梨就開始了幸福快樂(?! 的生活了,而等某梨發現她無意中立了個flag就是之後的事了

------------------------------------------------
番外
"唉…"
"嗯?梨子醬?什麼了嗎?今天一直在嘆氣呢?"
"果南前輩QAQ.."
"哎哎?什麼了嗎?"
"我家裡突然多了條蜜柑色的喜歡吃蜜柑的狗,我快要被它玩死了TwT"
"哎…?蜜柑色的...還喜歡吃蜜柑的狗...?"
"是的,果南前輩妳也知道我對狗....妳能接手一下嗎QQ?"
"那個....抱歉呢梨子醬...我家已經有只貓了..."
"嗚嗚…果然不得嗎…"
果南默默看了眼自家可愛的後輩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蜜柑色的狗呢...'

是夜,一個黑色的影子出現在梨子房間的陽台上,在月光的照射下現出了它的真面目,這是一只深藍色的大型犬,它在陽台上站定後,身體突然發出一陣白光,白光消退後深藍的大型犬沒有了蹤影,取而代之出現的是一個長髮的人影,如果梨子在的話一定能認出這人就是她工作的前輩松浦果南
"千歌是妳嗎?"果南在陽台上輕輕地向房間內叫了一聲
很快,房間的窗簾被拉開,拉開窗簾的不是房間的主人櫻內梨子,而是一名有著一頭蜜柑色中長髮紅色眼睛的少女
"果南醬~千歌好想妳喔(*≧∇≦*)"
"笨蛋千歌,妳在做什麼啊,突然不見了妳知道伯母和妳的姐姐們有多膽心嗎?"
"嗚嗚…對不起...QQ"
"算了,妳沒事就好快跟我回去吧,真是為難梨子醬這麽怕狗還要照顧妳..."
"梨子醬?"
"妳不知道嗎?就是這裡的主人現在照顧妳的人,她是我工作地方的後輩"
"原來她叫梨子啊…"真是好聽的名字
"好了,梨子她從小就總被狗追所以對狗有很深的恐懼,妳就快點跟我回去吧"是說不知道為什麼,梨子身上有一種讓狗狗們想要親近的氣息呢,初次見面時我也差點想要撲上去啊....
"那個...果南醬..."
"嗯?什麼了"
"我不想回去,想要留到這裡可以嗎?..."
"哎??不回去?為什麼?"
"因為我很喜歡梨子!她雖然很害怕但卻也很溫柔細心地對待我,就算不喜歡我撲向她,她也為了不弄痛我而不會用力把我推開,還會給我蜜柑吃,我喜歡這樣的她,想要留在她的身邊!"
"但是..梨子她..."
"吶吶,果南醬"
"係?"
"妳想想,如果有梨子看著我的話妳就不用總擔心我出事了,這樣的妳就能有多點時間回家陪鞠莉姐了喔"
"我明白了,我會幫妳跟家人解釋的,妳就放心在這裡吧"(喂…說好的最後良心呢…
"耶~謝謝果南醬!"
"那我走了,妳別太麻煩到人家喔"
"知道了!果南醬放心吧ヾ(*´∀`*)ノ"
'能放心才怪了這只小怪獸,抱歉了梨子醬,只能讓妳辛苦點了'(乾脆地把後輩賣了的某無良
【完】

P.s:排版真煩排了一下就不排了

评论(1)
热度(13)

© 狼言 | Powered by LOFTER